相关文章

宁波市长主持座谈会 请12个外国专家建言未来如何发展

宁波市外国专家座谈会上,一位法国专家在演讲昨天,宁波开了个高规格的座谈会。请来12个外国专家给宁波发展“搭脉”,他们的共同点是——业界大咖,对中国乃至宁波的情况挺了解。这也是宁波历史上第一次举行外国专

宁波市外国专家座谈会上,一位法国专家在演讲

昨天,宁波开了个高规格的座谈会。请来12个外国专家给宁波发展“搭脉”,他们的共同点是——业界大咖,对中国乃至宁波的情况挺了解。

这也是宁波历史上第一次举行外国专家建言活动。市长卢子跃和副市长李关定各担任了半天的主持人。现场有多精彩?中午12点座谈会结束,可专家们还是被“听众”团团围住。记者了解到,宁波将定期举办类似活动。

谈海外并购

没有战略发展

只想要钱的公司别“吃”

海外并购,不少宁波企业兴趣盎然但也顾虑重重。

来自德国的卡斯腾是复合材料博士,这几年,他帮着宁波华翔汽车做了多单漂亮的海外并购。

对于海外并购,卡斯腾给出的第一个建议是——别贪图价格实惠而去收购处于困难的国外企业。“如果对方只是想要钱,没有战略上的发展,那最好放弃,再低的价格也别吃下来。”他的团队还给待收购企业准备了3个问题,如果能给出漂亮的答案,再考虑收购。

第一,怎么确保今后增加销售。

第二,怎么确保高管、关键人才不会离开。

第三、怎么确保在中国实现快速转移。

联合国和世界银行经济顾问、著名华裔经济学家姚树洁分享起一个故事。“我认识一个温州制锁企业的老板,年海外销售额1亿多。他的做法是,并购一家小的海外企业,再由这家企业去并购其他海外企业,效果很不错。”

姚树洁总结出一个“以外治外”的并购方法。他建议,宁波企业可以淡化或者直接隐藏中国企业身份去并购。比如,可以先低成本收购一家规模较小的外国公司,再以这家公司的名义去和对象谈并购。

“尽量不要完全收购,最好是双方各占股份,这样的效果往往更好。”卡斯腾说。

谈港口发展

建议宁波和纽约结成战略合作联盟

美国国际经理人协会创建人兼主席陆吴群曾经带领多个中美政府和企业团体在两国之间进行交流。他感兴趣的是:纽约和宁波都是港口城市,何不结成战略合作伙伴联盟呢?

他在座谈会上说:“我们与纽新港务局局长、纽约市新任市长沟通过战略合作伙伴联盟计划,他们热烈欢迎,愿意在纽约和宁波成立中美产业和经济合作区,设立货物集散物流中心,实现港口对港口、机场对机场的直通对接。”

他建议,通过结盟,实行简易的一站式导境通关。双方互设商检,海关服务,借鉴美加贸易中的一体化通关服务。由此出发,建立贸易资金流中心,让宁波港由货物贸易的枢纽港向金融贸易一体化的枢纽港转变。“可以参照新加坡的现状,人口不足500万的弹丸之地竟有数十万金融从业人员,营收近千亿美金。”

谈城市建设

打造以水为特色的现代城市

瑞士专家丹尼尔·莫林尼是瑞士最大设计公司的董事,擅长城市规划和建筑设计。这次来宁波,他最感兴趣的是“水城”的话题。他认为,宁波坐拥“江、海、湖、湾”的地理条件,有很好的水资源条件,应该深入研究水文化,围绕水进行开发建设,打造以水为特色的现代城市,提升品位。

“我想向大家阐述一个想法,水上漂浮的房屋。”听到这里,大家的注意力都被幻灯片吸引过去。这是一座漂浮在水上的房子,看起来有些异想天开。“水具有巨大的供暖和制冷潜力。根据人们不同的需求,进行吸热和放热。现代工程技术能让我们利用这样的资源。可以是单体的建筑,如果大规模使用效益更明显,可以由水来驱动空调。”

莫林尼也说起了在宁波的感受:宁波博物馆的设计非常有特色,但有个遗憾就是和周边环境割裂开了。他给出了几点建议:用水的设计元素让宁波的历史和现代相连接,创建有吸引力的自由生态空间。

谈人才培养

像德国一样培养少而精的工程师

入选国家“外专千人计划”的德国机械工程博士汉斯·沃泊长期在宁波工作。

“德国的劳动力成本很高,生产工程师就想出各种点子来降低成本。中国的人力成本持续上涨。德国的方式,能让中国继续保持或增加获利能力。”他介绍道,在德国,有个工业联盟。一个项目,往往由联盟的一家大学和多家公司共同参与,总额80万欧元的项目,能得到50多万欧元的政府扶持。

他的建议是——在宁波建立一个长期稳定的工程师基础平台。

第一步,在宁波一所大学建立相关专业,课程设置更多关注“生产工程”内容。

第二步,通过项目来支持“联盟”研发,成员包括大学、制造商和主要客户。

前法国里昂中央理工大学校长张多雷也对工程师培养很感兴趣。“中国对工程技术人才培养的认识还不到位,满足于够用就行,没有从技术发展和人才培养的源头提高品质。”他说:法国的工程学院多年来保持一个重要特点,每年只招收100-500名学生,“少而精”是他们的座右铭。

网罗天下